巨塔下的小白鼠 依照年資分成很多等級

最底層的克拉克同學是 剛出學校殿堂乍到臨床戰場 見習的娃娃兵

得從厚重課本裡的浩瀚知識印證到臨床工作的實戰經驗上


在現在講求【愛的教育】的時代 這些克拉克同學簡直就是太上皇

需要我們這些苦盡甘沒來的老師們 細心呵護和灌溉

在深怕被點名教學不認真的威脅下 哪一個不都像捧在手心上的寶貝

但缺乏古早時代摔chart、破口大罵的嚴師

有可能也造就漫不經心的學生 過著漫無目標的見習生活

透早Morning meeting 克拉克同學會帶著早餐 姍姍來遲

大剌剌的猛肯香氣縱橫的食物 無視於饑腸轆轆的演講者 

吃飽喝足後便又口水橫流、點頭如搗蒜的神遊周公國度 

等到slide show一結束 電燈一打開 早已橫屍片野了 

跟查房時 也曾見過十分隨性的同學 邊嚼口香糖邊聽講

遇老師電人時 能躲則閃 藏到人群後 雲深不見處

當然 大多不到中午就不見人影 因為吃飯皇帝大

更混的同學 下午沒事就自動消失

反正每個禮拜換一組 臨床事物煩忙的老師們 根本也搞不清楚誰是誰 

也不太有力氣去追查誰有來誰沒來

Clerk

上圖為 居然用討論室的液晶投影機放映MV的克拉克同學


必須承認...

已經忘記自己也曾經當過克拉克同學 

現在是以老師的身份看這些乳臭未乾的小毛頭

總覺得這些不事生產的猴崽子在station亂晃粉佔位

自己不讀書 總要求 別人無私的奉獻

遇到問問題時 總是 兩眼無神、目光呆滯

活像個吸毒的少年

自己不知努力向上 但抱怨老師都不教東西卻又不虞餘力


只是...

我不也曾經不知道什麼是NPO 也搞不清楚qid、tid的差別嗎

   不也眼瞎的亂問忙翻天的學長姐一些他們沒空回答的蠢問題

   不也白目的跟在學長姐旁看他們汗流浹背的做沒把握的procedure

對於老師講解精深難懂的學問 也是腦袋空空 鴨子聽雷 

對於兵慌馬亂的臨床戰場 更是花容失色 不知所措

不會看人眼色 遇到須緊急處理的狀況時又不能派上用場

甚至學長姐為了要花時間教導我們 而拖累工作進度

簡直就是一個老鼠屎


我也是從如此才疏學淺、不懂人情事故的同學

演變成可獨當一面又咄咄逼人的老師啊

雖然常把他們的粉瞎的行為 當作和朋友茶餘飯後的笑話

但 老實說 能夠常與同學接觸 也能常保青春啦

因為 他們的年輕活力 真讓人不敢小看

Clerk 

曾經 我也有一段單純無知但卻又青春洋溢的日子啊

我怎麼給忘了呢? 

qbonb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辣媽
  • 咳,我要說,我實在不敢恭維......我何時也已經成為老古板一個呢?
  • 不會啦
    妳的外表和心智是越來越肥遜和年輕啦
    只是 在PUB跟年輕小弟弟謊稱23歲 是有點喪盡天良啦

    qbonbon 於 2009/05/21 08:38 回覆

  • samechen
  • 我比較好奇的是你為什麼會有照片啊? 你是幫他們照相的攝影師嗎?
    我相信等這些同學們真的踏入臨床後, 應該就會收斂許多囉~ 人不輕狂枉少年嘛~
  • 這些是從北部下來南部見習一個月的學生
    (想當然耳 他們是無心於課業 每天只想要體會府城之美)
    所以 快結束 他們會照相以茲留念
    當然 這也是他們見習第一個course 可能也有所意義說
    另外 我當然不會吃飽沒事幹當攝影師 是他們e-mail給我的
    或許 有印痕反應 希望他們對第一個見習老師 不要太失望說
    附上 某位同學的BLOG 不願意承認她說的騷包老師就是我...

    http://www.wretch.cc/blog/gnlk/8414806

    qbonbon 於 2009/05/21 14:17 回覆

  • Keira
  • qbonbon, 我覺得你老了. (我是老很久了)
  • 嗚嗚嗚 的確 真懷念以前不用帶腦 查房當只要捧著冬瓜汁的冬瓜妹就好了

    qbonbon 於 2009/08/07 22:27 回覆